王寶強、馬蓉離婚案真相:“出軌”在法律上不算過錯,一分不賠!
欄目:訴訟常識 發布時間:2018-12-19

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》第四十六條:有下列情形之一,導致離婚的,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:(一)重婚的;(二)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;(三)實施家庭暴力的;(四)虐待、遺棄家庭成員的。


和出軌沾上邊的只有重婚和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兩種情形。


司法實踐中,對“重婚”的認定標準是很嚴格的。判斷重婚的標準主要有以下5種情形:


1.雙法律婚型。與配偶登記結婚,與他人又登記結婚而重婚,也即兩個法律婚的重婚。有配偶的人又與他人登記結婚,既有通過欺騙婚姻登記機關而領取結婚證的,也有通過與登記機關工作人員互相串通作弊領取結婚證的。


2.先法律婚后事實婚型。在與原配偶登記結婚后,又與他人沒有登記確以夫妻關系(名義)同居生活而重婚。


3.雙事實婚姻型。與配偶和他人都未登記結婚,但與配偶及他人曾先后或同時以夫妻關系同居而重婚,此即兩個事實婚姻的重婚。其中與配偶的婚姻屬于法律上的“事實婚姻”,即1994年2月1日民政部《婚姻登記管理條例》公布實施以前,男女雙方已經符合結婚實質要件的,按事實婚姻處理。


4.先事實婚后法律婚型。與原配偶未登記而確以夫妻關系共同生活形成上述的事實婚姻,后又與他人登結婚而重婚,此即先事實婚后法律婚型。


5.第三者型。沒有配偶,但明知對方有配偶卻與之登記結婚或以夫妻關系(名義)同居生活而重婚。


認定以“夫妻關系(名義)”共同生活也較為嚴格。比如有配偶的人與他人舉行結婚儀式的,因為舉行結婚儀式本身就有一種公開性;有配偶的人雖未與他人舉行結婚儀式,但對外以夫妻名義相稱的;當事人以夫妻名義購買住房的。


除了以上“以夫妻名義”的行為以外,當事人同居生活,一方生病時另一方以配偶的名義簽名、陪侍,女方生育孩子男方以父親的名義在醫院簽字,當事人以父母的名義為子女慶祝滿月等,也可以作為認定“以夫妻名義的”證據。


馬蓉跟情人宋喆并沒有以“夫妻名義同居”,不構成“重婚”。那么,他們是否構成“同居”呢?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,“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”的情形,是指“有配偶者與婚外異性,不以夫妻名義,持續穩定地共同居住?!?/span>


在這里所說的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就是指“包二奶”“包二爺”“姘居”等現象。也就是要綜合考慮雙方同居時間的長短、雙方同居前存有的不正當關系的穩定程度、雙方的主觀追求,以及與那些偶然的、無固定場所的通奸、姘居關系進行比較等諸多因素。


因此就算馬蓉、宋喆兩人經常暗度陳倉,可只要他倆沒有公開長期同居,在法律上就沒什么過錯。根據《婚姻法》第46條規定,別說“出軌”,哪怕就是有了私生子,對方也不能申請精神損失賠償。


那么,王寶強想要爭取兩個孩子的撫養權,馬蓉作為出軌方,而且收入不如王寶強,總會處于劣勢吧?抱歉,法院按照司法慣例判決“一人一個”,不偏不倚。


這個判決結果,打破了無數吃瓜群眾的幻想——他們都以為,出軌方就是過錯方,會凈身出戶或少分財產,事實上,法律并沒有這樣的規定。


盡管出軌違反了我國《婚姻法》有關夫妻雙方的忠誠義務,屬于違法行為,但出軌本身不會導致凈身出戶。沒有哪條法律規定,出軌方就要凈身出戶,也沒明確是否要少分財產。即使有了凈身出戶的忠誠協議,但司法實踐中多傾向于認為“出軌方凈身出戶”協議無效,此類協議應當依靠當事人自覺自愿的履行。


所以大家視為大逆不道、足以沉塘的“出軌”,在婚姻法里,根本不算個事!被出軌一方,不管你如何痛苦,如何生不如死,可在法律上,認為你沒有受到精神傷害,說得難聽點,所謂的痛苦和傷害,只是你自己想不開而已。


曾有一位大姐,得知老公出軌后,打算花20萬元請私家偵探搜集老公出軌的證據,以為在離婚官司中占據主動權,可以讓老公凈身出戶或少分財產。


律師告訴她,這種非法收集的證據,在法律上是無效的;即使被法庭采信,她也不能多分到一分錢??傷幌嘈?,結果白花了20萬元。


一個有著20多年工齡的民一庭庭長說,“出軌”在司法實踐中,即使被認定為“重婚”(可追究刑責,另案處理)或“同居”,“精神補償”也不會超過5萬元。


這就是說,哪怕夫妻倆分割的財產價值過億,“過錯方”也最多只需要付出5萬元代價而已,真的不值一提。


“寶、馬離婚案”的判決結果,讓很多女人不滿,她們擔心老公出軌并提出離婚的話,自己得不到任何補償,白白便宜了老公和第三者。


其實,真正對該判決感到脊背發冷的并不是女人,而是男人。


中國素來有“男主外、女主內”的傳統,男人拼命打拼,養家糊口,可一旦家中小嬌妻養了小狼狗、小奶狗,男人不僅白戴綠帽,離婚的話還得分出一半婚后財產,讓老婆和她的小狼狗、小奶狗享用??煞曬娑ㄈ绱?,能咋的?


被出軌者如氣不過,將出軌者暴打一頓呢?抱歉,根據《婚姻法》第46條,這屬于“家暴”,被出軌者反倒成了過錯方,要給與對方“精神補償”。


所以從這點上來講,王寶強的選擇算是很有智慧的,把馬蓉出軌的行為訴諸公眾視野,這下馬宋二人就如過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


在道德上,“出軌”是大惡,可以萬眾唾罵;可在法律上,僅是“夫妻感情破裂”而已。


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》第四十六條:有下列情形之一,導致離婚的,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:(一)重婚的;(二)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;(三)實施家庭暴力的;(四)虐待、遺棄家庭成員的。


和出軌沾上邊的只有重婚和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兩種情形。


司法實踐中,對“重婚”的認定標準是很嚴格的。判斷重婚的標準主要有以下5種情形:


1.雙法律婚型。與配偶登記結婚,與他人又登記結婚而重婚,也即兩個法律婚的重婚。有配偶的人又與他人登記結婚,既有通過欺騙婚姻登記機關而領取結婚證的,也有通過與登記機關工作人員互相串通作弊領取結婚證的。


2.先法律婚后事實婚型。在與原配偶登記結婚后,又與他人沒有登記確以夫妻關系(名義)同居生活而重婚。


3.雙事實婚姻型。與配偶和他人都未登記結婚,但與配偶及他人曾先后或同時以夫妻關系同居而重婚,此即兩個事實婚姻的重婚。其中與配偶的婚姻屬于法律上的“事實婚姻”,即1994年2月1日民政部《婚姻登記管理條例》公布實施以前,男女雙方已經符合結婚實質要件的,按事實婚姻處理。


4.先事實婚后法律婚型。與原配偶未登記而確以夫妻關系共同生活形成上述的事實婚姻,后又與他人登結婚而重婚,此即先事實婚后法律婚型。


5.第三者型。沒有配偶,但明知對方有配偶卻與之登記結婚或以夫妻關系(名義)同居生活而重婚。


認定以“夫妻關系(名義)”共同生活也較為嚴格。比如有配偶的人與他人舉行結婚儀式的,因為舉行結婚儀式本身就有一種公開性;有配偶的人雖未與他人舉行結婚儀式,但對外以夫妻名義相稱的;當事人以夫妻名義購買住房的。


除了以上“以夫妻名義”的行為以外,當事人同居生活,一方生病時另一方以配偶的名義簽名、陪侍,女方生育孩子男方以父親的名義在醫院簽字,當事人以父母的名義為子女慶祝滿月等,也可以作為認定“以夫妻名義的”證據。


馬蓉跟情人宋喆并沒有以“夫妻名義同居”,不構成“重婚”。那么,他們是否構成“同居”呢?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,“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”的情形,是指“有配偶者與婚外異性,不以夫妻名義,持續穩定地共同居住?!?/span>


在這里所說的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就是指“包二奶”“包二爺”“姘居”等現象。也就是要綜合考慮雙方同居時間的長短、雙方同居前存有的不正當關系的穩定程度、雙方的主觀追求,以及與那些偶然的、無固定場所的通奸、姘居關系進行比較等諸多因素。



因此就算馬蓉、宋喆兩人經常暗度陳倉,可只要他倆沒有公開長期同居,在法律上就沒什么過錯。根據《婚姻法》第46條規定,別說“出軌”,哪怕就是有了私生子,對方也不能申請精神損失賠償。


那么,王寶強想要爭取兩個孩子的撫養權,馬蓉作為出軌方,而且收入不如王寶強,總會處于劣勢吧?抱歉,法院按照司法慣例判決“一人一個”,不偏不倚。


這個判決結果,打破了無數吃瓜群眾的幻想——他們都以為,出軌方就是過錯方,會凈身出戶或少分財產,事實上,法律并沒有這樣的規定。


盡管出軌違反了我國《婚姻法》有關夫妻雙方的忠誠義務,屬于違法行為,但出軌本身不會導致凈身出戶。沒有哪條法律規定,出軌方就要凈身出戶,也沒明確是否要少分財產。即使有了凈身出戶的忠誠協議,但司法實踐中多傾向于認為“出軌方凈身出戶”協議無效,此類協議應當依靠當事人自覺自愿的履行。


所以大家視為大逆不道、足以沉塘的“出軌”,在婚姻法里,根本不算個事!被出軌一方,不管你如何痛苦,如何生不如死,可在法律上,認為你沒有受到精神傷害,說得難聽點,所謂的痛苦和傷害,只是你自己想不開而已。


曾有一位大姐,得知老公出軌后,打算花20萬元請私家偵探搜集老公出軌的證據,以為在離婚官司中占據主動權,可以讓老公凈身出戶或少分財產。


律師告訴她,這種非法收集的證據,在法律上是無效的;即使被法庭采信,她也不能多分到一分錢??傷幌嘈?,結果白花了20萬元。


一個有著20多年工齡的民一庭庭長說,“出軌”在司法實踐中,即使被認定為“重婚”(可追究刑責,另案處理)或“同居”,“精神補償”也不會超過5萬元。


這就是說,哪怕夫妻倆分割的財產價值過億,“過錯方”也最多只需要付出5萬元代價而已,真的不值一提。


“寶、馬離婚案”的判決結果,讓很多女人不滿,她們擔心老公出軌并提出離婚的話,自己得不到任何補償,白白便宜了老公和第三者。


其實,真正對該判決感到脊背發冷的并不是女人,而是男人。


中國素來有“男主外、女主內”的傳統,男人拼命打拼,養家糊口,可一旦家中小嬌妻養了小狼狗、小奶狗,男人不僅白戴綠帽,離婚的話還得分出一半婚后財產,讓老婆和她的小狼狗、小奶狗享用??煞曬娑ㄈ绱?,能咋的?


被出軌者如氣不過,將出軌者暴打一頓呢?抱歉,根據《婚姻法》第46條,這屬于“家暴”,被出軌者反倒成了過錯方,要給與對方“精神補償”。


所以從這點上來講,王寶強的選擇算是很有智慧的,把馬蓉出軌的行為訴諸公眾視野,這下馬宋二人就如過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


在道德上,“出軌”是大惡,可以萬眾唾罵;可在法律上,僅是“夫妻感情破裂”而已。